首页 综合百科 崔宸龙:被“误解”的冠军

崔宸龙:被“误解”的冠军

曲艳丽 | 文

崔宸龙和想象得不太一样。

他的身上,最负盛名的标签是「2021年基金冠亚军」。人们通常认为,能够在某一年度拿到全市场第一名,一定是作风极致、下了猛手。

事实上,崔宸龙是被误解的。

1.

崔宸龙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元素周期表摆件。

如果问崔宸龙,为何看好锂电?他的回答是:「锂是自然界最轻的金属,所以锂电池的性能最好。」这是自然界的底层原理揭示的。

谈及光伏,他说:光伏的本质是半导体器件,光打在半导体上产生电子,遵循「摩尔定律」,性能提升愈发加速。而风电,是风力驱动发电机,切割磁感线,是一种机械产品的升级,包括齿轮箱、发电机等机械,却不像摩尔定律那般增长。

「至少目前来看,在可控核聚变做出来之前,光伏是最牛的。」谈及这些,崔宸龙像物理怪杰。

「你要真正去理解一项技术。我对大多数事物的理解都力争回到本质。」崔宸龙称。

这是崔宸龙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崔宸龙是美国西北大学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联合培养博士,主攻「材料学」方向。

他的研究课题,包括碳材料(石墨烯、碳纳米管等)、纳米材料,应用方面包括电化学、锂电池、选择性催化、自修复涂层等领域,曾以第一作者身份,在Nature Nanotech.、Research等期刊,先后发表论文11篇,被引用超千次。

六年前,在一次假期实习中,崔宸龙偶然接触投资圈,相较于追逐确定性、可重复的科学研究,拥有一半确定性、一半不确定性的投资对他产生了莫大的吸引。

「投资是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看法的映射。」崔宸龙称。

2.

崔宸龙于2020年升任基金经理,甫一上任,就把目光锁定至光伏、新能源车产业链。

2021年度,崔宸龙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录得收益率119.42%,乃年度基金业绩冠军。(wind) 此时,距离他出道仅一年又164天。

「2021年拿冠军,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不重要。它就像我的日常生活,人生有高潮、也有低谷。」崔宸龙回答。

当被问及做对了哪些事,崔宸龙回答:「始终坚持从技术本质出发。」

还是研究员的时候,崔宸龙就认为,新能源产业是可以看得见的、目前空间最大的方向。

它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我们又遇到了一次工业革命的机会。」人类社会的终极发展,有一点最基本:「能源消耗量的质的提升。」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人类无需再伐木,使用煤炭。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原油和天然气又是质的提升。

以能源消耗量计,锂电、光伏类似于过去的蒸汽机或内燃机,将把天花板直接推到看不到的地方。「我没有办法量化这个空间。」他说。

「有这么夸张么?」

「就这么夸张。」崔宸龙回答。

「整个文明的发展程度,与能源的消耗量级息息相关,这是一个结论性的东西。」崔宸龙称。

新能源产业链中最关键的一环——储能,也是崔宸龙很早便关注的一个方向。

他认为,无论智能手机、无线耳机、或新能源车,所有这些,本质上都离不开「储能」。

传统能源上,能源、能源的载体是一体的,「山西的煤挖出来,运到上海发电厂,燃烧,在化学反应中释放能量。」但是,电不是凭空存在的,对新能源而言,它需要一个介质将电能存储起来。

也就是说,「风电、光伏发电+锂电池储能」,才相当于煤炭或石油。

「我知道很多产业都能赚钱。」崔宸龙说。他记得,小时候看《泰坦尼克号》,女主角初下马车,一打路易威登箱子。

「很多人爱奢侈品,一百年都没变,作为投资品种,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可是我更喜欢投资变化的东西,投资新能源车,甚至有一天投资脑机接口、合成生物学,投资这些能让世界变得美好的东西,很令人兴奋。」崔宸龙觉得。

崔宸龙犹记得20年前的某期《Nature》的封面文章,第一句话是:「4000多年前蘸笔技术通过使用坚硬物体蘸取墨水将分子转移到纸张上,今天我们开发了纳米尺度的蘸笔技术。」

科学的发展,让人类的历史变得荡气回肠。

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这是来自一个理工男的「浪漫」。

3.

投资企业的时候,崔宸龙也是如此。

「我希望这家公司不断研发、推陈出新,让产品变得更好,或者让整个行业变得更好,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好。它创造了超额价值,理应也从超额价值中分配一部分作为自己的利润。我更喜欢这样的公司。」崔宸龙称。

刚入行的时候,崔宸龙负责化工研究。有一次,在参加某知名上市公司的调研时,在生产线的某些环节上,对方拉起了窗帘,解释是「涉及核心参数,不允许外人看。」崔宸龙当时就产生怀疑,因为他做过相关材料合成,他知道,就算打开窗帘也只能看到一片片炉子,炉子上既没有温度显示,也没有升温曲线,更没有合成生产过程,遮住,就是欲盖弥彰。

在后续的参观中,对方谈及生产线产能,崔宸龙就在现场掐着秒表,测算真实的产线效率,发现和对方宣称的产能并不在一个量级。多年之后,该公司因造假退市。

之后,崔宸龙接手电新研究,在调研一家很多人质疑其造假的上市公司时,崔宸龙在现场要了几块「边角料」,跑到产线实验室当场测试,最终证明这家公司的技术确实过硬,不存在造假。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研究员时期,崔宸龙挖掘了一家锂电池材料公司,竞争对手有数十家,大家视其同质化,但崔宸龙知道非也。「它的合成路径跟别人不一样,导致粒径分布、压实密度等指标不一样,所以它与别人真正的差异是一致性特别好。」

崔宸龙明白,这个差异在新能源车上循环2000次,没有太多超额收益,然而在储能上,循环5000次,它的寿命更长。「单次存储的成本降低50%,它有绝对优势。」

彼时,资本市场还没有储能的概念,甚至该材料公司还没有储能的订单,但是崔宸龙知道,储能终会爆发。

崔宸龙买入之后,这家材料公司在一年后开始上涨。

曾有卖方研究员推票,一家做硅微球的上市公司,崔宸龙第一反应是要电镜图。「从业十几年,第一次有基金经理问上市公司要电镜图。」对方很惊讶。

4.

「事物在变化。越是短期的波动,越可能高估了事物变化的速度。但是时间拉得越长,事物变化的速度越容易被低估。」崔宸龙如是说。

崔宸龙的组合有明显的长期持股特征,换手率远低于同类产品。

一家企业的成长,必然经历各种波折,这个过程如同「坐过山车」。竞争格局的改变、行业周期的变动、产业政策的变化等,只要不影响长期发展,崔宸龙就尽量屏蔽掉。

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曾经对他说:「难道我们这个月生产量少了100吨,就没有竞争力了吗?」对方觉得很好笑,但市场有时候会过度反应。

资本市场的波橘云诡,很多来自于人心。崔宸龙认为,这是无解的。哪怕今天弄清楚了这一刻大家在想什么,第二天又变了。如果没有一个客观地、能够解释的答案,他宁肯放弃。

二级市场最关注的东西,是盈利是否有边际上的变化、下个季度或者年报做得如何以及估值水平,但是崔宸龙认为这些并不重要。

在一次采访中,他表示:「估值是人为设定的指标。」一个公司的估值标准可以千变万化,不可能有答案的事就不要耗费过多时间。「永远跟一堆变化的东西做对比,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很难衡量。」他觉得,估值高和低都是非常主观的。

企业的盈利能力、报表质量、形象口碑、叠加宏观大势,乃至每个人内心的看法,最终一起反映在股价上,从金融学上看,这些是本质的东西。但崔宸龙认为,它们是细节。

「不如看看专利、看看paper(学术论文),看看行业在发生什么,将要发生什么。我想投资的是五年、十年乃至五十年之后,能够改变世界的企业。」崔宸龙称。

5.

崔宸龙是典型的求知型人格。他的头脑里,思考无时不刻都在发生着。

他喜欢「慢慢磨」,有时候他对研究员说:「研究清楚一家公司,比泛泛地研究十家、一百家更有用。」

材料学博士的求学历程对崔宸龙影响很大。

博士期间,崔宸龙有一个实验课题需要学「流变学」。这门学科崔宸龙没有学过,导师也没有。他一番头悬梁锥刺股,自觉已精通,解决了实验问题。「课本上是这样说的。」崔宸龙对导师解释道。

「我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但你给的东西一定不对。」导师却回答,「如果你是顶尖的科学家,课本是你写的,你要创造知识,不断打破过去的认知。」

「所以,有时候要跳出投资看投资。」崔宸龙类比道,既能理解其中的事物,也能创造性地站在外面看。世界是一个巨大的圆,他形容,搞科研是在边边上的某一个点,突破了一丢丢,而做投资是在那个圆里面不断挖掘某一些点。

这些经历给他带来的改变是润物细无声的。

崔宸龙不喜欢标签化,不喜欢所谓「黑马、白马、龙头、一线、二线」这些归类的词语。标签化提升了效率,但也忽略了某些东西。

他也很少聊专家,他觉得,别人毕生所学,他不可能在短暂的聊天之中获得。

有时候坐一趟飞机,崔宸龙会阅读各微信群的历史消息,两个小时处理一万多条。「大部分简单略过,但其中一定有某些细节是有效的」,崔宸龙描述道。

崔宸龙也有烦恼。

比如,「我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认知物理世界运行的规则到底是什么。」他说。

他还说,反思不仅来自挫折和错误,有时候,正确的事情也要反思,因为结果是好的,不代表出发点的一套逻辑是正确的。

最近,他慢慢与自己的内心和解。

「从量变到质变,整个人豁然开朗。」他形容。这听起来有点像刘慈欣的《朝闻道》,当宇宙排险者到来,一群物理学家以生命换取终极真理。

对崔宸龙而言,二级市场是一个介质,身在其中,精神世界要有一点游离其外。

「总结我的投资体系,可能是——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by 王小波)。」崔宸龙戏言。

世界很大,崔宸龙,或将不断地「上下求索」。

百科大全
本资讯源于网络:如有联系请联系OK资讯管理员删除(QQ1748436509)转人工服务。

本文作者: random

注意:本文法律责任由该文章作者承担,侵权请联系,输入人工服务自动转接客服▷侵权联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在线
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