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百科 滹沱河边的油篓山

滹沱河边的油篓山

欢迎投稿

讲述原平精彩故事 展示原平锦绣河山

介绍原平经典风物 弘扬原平菁华文化

微信:zhtixj 抖音:YPGS999

特约作者:暖暖

常常想起油篓山。

当然是老家原平的油篓山。

油篓山,顾名思义,应该是山形跟油篓相似。但其实,我在出市区朝东的公路上很多次路过时扭头看向它,都没有看出它有一点儿形似油篓的地方。

后来才知道,只有从滹沱河东北这个方向远眺,山形才像油篓,只是我一直没有亲自验证过。倒是从原平本土摄影师的影像里看到几张这个视角下的油篓山,沃野辽阔处,一座山峰拔地而起,衬着或绮霞千里的夕光,或海蓝天幕的夜色,渺渺之美中,山形确实跟油篓有几分相似。

这让我不由想起《所有经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里的那句话:“我的眼睛,就是你的眼睛。”

嗯,我也仿佛站在这个方位,向油篓山远眺。

曾站在这个位置远眺油篓山的人们,会不会如同我一样,只是因为“油篓”二字,就想到戏曲《卖油郎独占花魁》?又因这部戏曲里的一双人,想起这山旧时的正式称呼就是双山?

我还是叫它油篓山吧,虽然听起来不如双山雅致和浮想联翩,但胜在这是它在独特视角下的显现,就像人和一个地方,或人和人,或人和物,只因了在合适的时间地点,在因缘际遇下,就显现出一种特别的意义或意味。

其实,光论风景,油篓山又有什么特别的呢?

一座不高的岩山。一座古堡的残迹。一座近些年新建起来的“一览阁”。

油篓山不高,这只是我凭借个人的感觉得出的结论。具体海拔多少,我没有找到确切的资料。只觉得顺台阶走不大会,就已经到了半山腰。

半山腰左侧,就是古堡遗址。

这座昔日的古堡有点来历,我曾查过相关的文章,摘录了以下文字:

“双山,在县治南四十里,唐魏郑公尝屯兵于此,上有寨可避兵。”(清光绪版《续写崞县志》)

唐魏郑公,就是唐朝那位直言敢谏的魏征,以至于在唐太宗眼里,把他比作一面“可明得失”的铜镜,郑国公是他受封的爵位。细细想来,不管是魏征的直言敢谏,还是唐太宗的虚心纳谏,也是恰逢其时,适得其人,才有如此佳话的吧。

再说这古堡。在岁月的剥蚀下,昔日的古堡早已不复存在,只残留下一溜土堡墙,一个堡门洞,以及角落的一处土墩台,依然在四季荣枯中静静矗立,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传说和风景。

传说魏征曾在此屯过兵,历史上好像并无相关的记载。但在原平方圆,却散落着跟魏征有关的几处遗迹,比如魏征泉、魏征庙、魏征碑、魏征墓,这好像在曲曲折折地说明,在久远的唐初,他曾在这片土地上行走、停驻……

正是因了魏征的缘故,这些个散落的遗迹,包括这油篓山,以及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古堡遗迹,也就有了特别的意义或意味。

魏征赋予古堡的意义之一,是得以让它收录在崞县旧志“堡寨”里的“南路堡里”。

古堡之于油篓山的意味,是让这座山有了历史或传说的厚重感。

而油篓山对于我来说,是什么呢?

还是先说说油篓山另一个重要的景点一览阁吧。

这阁楼是近些年新建的,看着古色古香,人称“一览阁”。

人都说是近些年修建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我在一篇《一览阁赋》里找到这样一段文字:“癸巳早春,双山绝顶兴工,一阁拔地高耸。仿古形制,彩瓦花窗巧置;木构建筑,飞檐斗拱层叠。廊柱生根,顶梁密实,皆是上品;翘角高挑,轩窗灵动,蔚为大观。”

双山就是油篓山,那么,这段文字除了概括了一览阁的外形结构这些。还透露出这样的一些信息:

一览阁是在癸巳年早春动工的。也就是说,是2013年开始修建的。

我是去过好几次油篓山的。但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年在夏天的夜里,油篓山给我的感觉。

那天,我同友人去登油篓山。上山时,太阳已经慢慢落下去了。等我们一路拾级而上,过古堡,穿凉亭,走走停停,到了一览阁前,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们倚在阁楼前的石栏上,四处张望。西面城里,亮起来的万家灯火如星星点灯。东面的天涯山在夜色中若隐若现。北向看不到滹沱河,大概是被茂盛的庄稼和夜色掩盖了。只有南面的马路上,时有车灯远远亮过来,又倏然驰过。

时值夏夜,有盛大的的虫鸣唧唧声此起彼伏,间或夹杂汽车驶过的声响,山风吹过时周遭树叶的摇摆声,有若有若无的味道在夜色中弥漫,那是花、草、泥土、庄稼,以及清凉夜风带来的味道……

这灯火、夜空、星星、山形、树影、虫鸣、凉风……

又远又近,又喧闹又安静又美好,另一个简洁又丰盛的世界渐渐成形……

那天还有一件小插曲,我们下山走到半山腰时,我无意间一抬头,看见月亮上来了,正好落在古堡土墙上,一时呆住,就跨过拦的铁索,踩到外围一块岩石上,想看得无遮拦些,好拍张照片。光顾仰头看角度怎样更好些,不想脚下一滑,身子趔趄之际,友人一把拉住。

自然是虚惊一场。

写下这些并不特别的往事,大概除了曾身临其境的人,旁人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吧。但许多时候,人记住一件事或一种感觉,有时是因为一种平常不可得的感觉,并不在于事物本身。

让我用诗人郑敏的诗结尾吧。

不能忘记它

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了

山峦的长长的肢体

舒展地卧下

穿过穿不透的铁甲

它回到我的意识里

在那儿放出

只有我看得见的光。

江湖游侠 摄影

End

作者

简介

暖暖,山西原平南村人。现居怀仁。

回顾

【 “华夏第一楸”花开,惊艳整个世界! 】

【 原平牛食尧牧场行走散记 】

【 用镜头记录原平东营村插秧时节的风景 】

【 原平中阳——当田园风光遇见山曲 】

【 推荐 | 原平南村清澄寺重游杂记 】

【 行走崞山叠翠 】

【 推荐 | 原平南村清澄寺补遗 】

【 原平南村宁巨宝——传统文化的守护者 】

【 回顾 | 原平乡村记忆:擀毡 】

【 回顾 | 原平乡村记忆:风 箱 】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知识问答
本资讯源于网络:如有联系请联系OK资讯管理员删除(QQ1748436509)转人工服务。

本文作者: random

注意:本文法律责任由该文章作者承担,侵权请联系,输入人工服务自动转接客服▷侵权联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在线
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