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百科 伊斯迈尔:祸福相依的马来权力游戏

伊斯迈尔:祸福相依的马来权力游戏

今年6月,时任马来西亚总理伊斯迈尔颁布对外活鸡出口禁令,让邻国新加坡的“国菜”——海南鸡饭的供应一度陷入紧张。在当时,为自己努力打造政绩的伊斯迈尔很可能还不明确自己可以在总理宝座上坐多久。

11月19日,国民阵线候选人伊斯迈尔在马来西亚彭亨州贝拉的一处投票站投票。 新华社记者 朱炜 摄

随着马来西亚国会大选于11月19日举行,伊斯迈尔终于搞明白了:自己的总理职位是保不住了。选举结果显示,伊斯迈尔所属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以及以巫统为核心的政党联盟国民阵线(国阵)取得了历史最差成绩,国阵在222席国会下院议席中只赢得30席。

但恰恰是国阵这一输家,眼下却成了马来西亚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势力。两大政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和国民联盟(国盟)分别掌握82席和73席,均无法单独组建政府,国阵因此反而成了关键少数,是决定谁能组建政府的“造王者”。

据马媒《当今大马》11月21日报道,国阵主席扎希德(Ahmad Zahid)表示,国阵尚需更多时间来讨论,之后才能决定他们心中的总理人选。据新加坡《海峡时报》11月21日报道,面对各方一时难以组阁的情况,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宣布,将组建政府的最后期限由当地时间21日14时(与北京时间相同)再延长24小时。

政治秩序的重构

21日上午,身为巫统副主席的伊斯迈尔受访时强调,扎希德不能单方面决定国阵走向,只有国阵最高理事会可决定国阵与哪一阵营合作组成政府。马来西亚舆论认为,扎希德可能决定与希盟组成政府,但这会让巫统内部众多势力感到不满,而且扎希德因选举失利正遭到党内其他势力的持续逼宫。

伊斯迈尔对这种政局混乱应该不会感到陌生。2018年,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的结果让该国首次实现政党轮替,巫统失去其掌控了61年的政权。不过,巫统两年后便发挥了“造王者”的作用:巫裔(即马来人)族群政党土著团结党(土团党)与希盟决裂,转而与巫统、伊斯兰党等其他巫裔族群政党合作,形成了所谓“马来人大团结”的政府。

从丢掉政权到重返行政首都布城,国阵只等待了22个月。不过,在“马来人大团结”政府里拥有最多国会下院议席(当时是37席)的巫统,却无法掌握最重要的政府总理一职。在2020年3月组成的新政府中,担任总理的是土团党领导人穆希丁,但土团党只拥有24个下院议席。

这与2018年组建的希望联盟政府类似。希盟政府总理马哈蒂尔来自土团党,而非联盟内部议席远多于土团党的民主行动党(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公正党)。

“2018年以来,旧的政治秩序已被打破。在第一次政党轮替的关口,希盟认为他们需要马哈蒂尔担任总理,这是因为希盟由多元种族政党构成,马哈蒂尔(老牌巫裔民族主义政客)担任总理可以缓解巫裔选民的紧张情绪和不安全感。”新加坡尤索夫东南亚研究院客座学者蔡镇燊对澎湃新闻()表示。

“至于穆希丁,他之所以能在2020年3月获得总理任命,这是因为他赢得了巫统(反贪腐)派系的信任,这些巫统成员不希望正在遭受腐败诉讼的扎希德或者纳吉布担任总理。”蔡镇燊说。

马来西亚槟城研究院研究员、政治分析师黄进发曾长期研究和批判“巫统独大”的国阵体制。“自2015年(当年前总理纳吉布的弊案遭媒体曝光)以来,以及在2018年、2020年两个节点,马来西亚的政党联盟和政党政治发生了深远的、前所未有的变化。”黄进发对澎湃新闻说,“多数政党决定一切( majoritarianism)和权力定于(巫统)一尊的情况都成了过去。”

“捡来的总理”?

穆希丁并未持续控制他于2020年3月获得的总理职位太久。在是否继续支持出身土团党的穆希丁领导政府这一问题上,巫统内部高层和基层长期未能达成统一意见。2021年7月,穆希丁为了回应巫统“撤回支持”的威胁,提拔了伊斯迈尔担任副总理,但这仍未能解决政府危机。同年8月16日,穆希丁因失去巫统扎希德派系成员支持(15名议员)而辞去总理职务。此后,拥有联盟内最多议席的巫统获得了组阁主导权。

混乱中,伊斯迈尔脱颖而出,成为总理。尽管他也曾发表一些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言论,但有马来西亚评论人士曾形容,伊斯迈尔公众场合举止总的来说比较温和,算得上是巫统内的“好好先生”。相比于扎希德,伊斯迈尔更能获得国盟的支持。

“马来西亚坊间有一种说法,伊斯迈尔的总理宝座就像是‘捡来’的一样,运气非常好。他被提拔为副总理没多久,就当上了总理,堪称该国史上最快的升迁。”华侨大学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主任、马来亚大学访问学者钟大荣对澎湃新闻说,“穆希丁与伊斯迈尔之所以能先后出任总理,都是政治平衡的结果。”

伊斯迈尔并非巫统和国阵的最高领导人。这就导致了一种吊诡的局面:尽管伊斯迈尔作为来自巫统与国阵的总理,但他的主要支持来自与国阵“既竞争也合作”的国盟。

这也意味着2018年以来的每一届马来西亚政府,其总理人选都不是来自执政联盟中最多议席的政党或派系:2018年希盟政府总理并非来自希盟内议席最多的公正党;2020年穆希丁政府的总理并非来自政府内议席最多的巫统;2021年出任政府总理的伊斯迈尔并不是巫统最高领袖,也不属于巫统内最大派系扎希德派系。

“伊斯迈尔的情况与马哈蒂尔、穆希丁还有点不一样,这是巫统失去政权后权力重组,但未能让党、政(领导)回归合一(状态)的结果。”黄进发对澎湃新闻分析说。

蔡镇燊曾在专栏文章中写道,伊斯迈尔年轻时可能从来没有想到他“有一天能成为总理”。“他没有东姑·阿都拉曼(马来西亚首任总理)的自然魅力,也没有马哈蒂尔对权力的渴望,甚至没有穆希丁的温和说服力。”

当上总理并未提升伊斯迈尔在巫统内的地位。在巫统的一次党派活动的合影环节,本来站在中央的伊斯迈尔被扎希德略显粗暴地推开,深陷弊案丑闻的纳吉布反而被推到了合影中央。

在今年10月国会解散以前,从反对党希盟到执政的巫统一直都有要求解散国会、还政于民的声音。巫统扎希德派系对此显得尤为热心,对他们而言,国盟始终是暂时合作的敌对势力,只有通过选举打败希盟和国盟,才能让权力回到巫统和国阵手中,进而让巫统重新实现“党政合一”。

今年3月,国阵在柔佛州议会选举中拿到了三分之二议席,远远超过同台竞技的希盟和国盟。据马媒《星洲日报》报道,柔佛州议会大胜后,国阵支持者不断起哄高喊“解散国会”。国阵的支持者希望乘着国会补选与地方选举中的“纳吉布旋风”,让国阵在国会选举中重夺大权,不再需要和国盟分权。

“柔软外表”下的挣扎

对于解散国会的党内呼声,伊斯迈尔迟迟不予回应。分析指出,伊斯迈尔担心一旦举行大选,自己在国盟支持下才得到的总理职位将无法保留。

蔡镇燊列举道,巫统内部对伊斯迈尔的“逼宫举动”非常多。马六甲、柔佛州等州议会选举之所以举行,就是巫统想要为国会提前选举造势;巫统党内会议的召开,则是在对伊斯迈尔直接施压;巫统基层中,甚至出现了针对伊斯迈尔的匿名诽谤信件。

蔡镇燊称,实际上,虽然伊斯迈尔外表柔软,但他“通过管理一艘不沉的船”来对抗其党内异议者。据新媒《联合早报》2021年9月报道,当时,马来西亚朝野签署了“政治转型与稳定谅解备忘录”,这被认为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巨大突破,让马来西亚已岌岌可危的经济和疫情形势免受政治不稳定的进一步打击。

“签署谅解备忘录是一记绝招。”蔡镇燊表示,这让伊斯迈尔的政府不再像穆希丁那样有随时垮台的风险。“他通过承诺进行政治改革来换取政治停火,这对于防止出现类似前两届政府的垮台现象来说非常重要。”

除此之外,伊斯迈尔也努力打造政绩。据彭博社11月4日报道,马来西亚的经济在伊斯迈尔的领导下迅速从新冠疫情造成的衰退中“反弹”——在今年4月至6月期间实现了近9%的GDP增长。不过,马来西亚民众仍在为高昂的生活成本和本币兑美元汇率处于数十年来的低点等问题挣扎。默迪卡民调中心(Merdeka Center)于11月19日大选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伊斯迈尔的支持率从9月的46%降至10月的42%。在1209名受访者中,近四分之三的人表示,通货膨胀问题是他们最为关注的经济议题。

今年6月1日,马来西亚活鸡出口禁令生效,旨在缓解马来西亚鸡肉价格上涨和鸡肉供应短缺情况。分析称,伊斯迈尔之所以“禁鸡”,是想在关怀民生与企业界上表现进取心,拉拢民众。另据路透社报道,6月22日,伊斯迈尔宣布政府向低收入家庭发放总额为17.4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27.25亿元)的现金援助,以应对生活成本上涨。

然而,即使将印尼与马来西亚的劳工输出协议、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重开边境等事项算在内,伊斯迈尔仍显政绩平平。他执政的年份实在太短,从2021年8月至今,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很难推出显著的政绩。

重新造王?

10月10日,伊斯迈尔宣布解散国会。他在电视讲话中说,自上届大选以来,由于国内政治不稳定,总理数次更替,再加上新冠疫情影响,马来西亚经济和政治受到严重冲击。他认为提前大选是将“权力交还人民”,以创建一个稳定的政府。

“伊斯迈尔虽然显得安静而谦虚,但他有自己的野心,这也是他承受住提前选举的压力,将选举推迟到11月再举行的原因。担任总理期间,伊斯迈尔在巫统中建立了忠诚的基础,(他与其他主打反腐败的巫统政客)代表着巫统的新愿景。”蔡镇燊对澎湃新闻分析说。

大选举行前,希盟不断攻击国阵,质疑他们的总理候选人并非尚算得上清廉的伊斯迈尔,而是与纳吉布过从甚密、身上同样背负许多弊案指控的扎希德。“如果巫统获胜,(伊斯迈尔的支持者)强烈主张伊斯迈尔出任总理。巫统明白,‘扎希德担任总理’的说法让选民感到反感,许多选民认为扎希德只不过是一个自私的政客。”蔡镇燊说。

对扎希德而言,如果国阵能保持胜利势头,提前大选将让国阵牢牢把握政府,甚至可以让针对自己的腐败指控得到撤销。不过,这一美梦已然破碎。巫统与国阵取得史上最差成绩,大量议席被主打“马来民族主义”与“变革”的国盟拿走。有媒体统计,几乎所有未与扎希德、纳吉布等腐败政客切割的巫统候选人的得票都大量减少,扎希德自己也仅以几百多张选票的优势保住议席。

除此之外,伊斯迈尔和扎希德的隔阂也让巫统未能全面启动其选举机器,显得进退失据。

据《当今大马》报道,已有大量巫统政治人物向扎希德“逼宫”,要求他辞去巫统主席职务,以此为选举失败负责。柔佛州的巫统主席哈斯尼21日强调,扎希德必须负起责任,而且新组建的政府不可以包括受华人大力支持的民主行动党。“不要安瓦尔,不要行动党。”这是巫统竞选期间的口号与原则之一。

“祸福相依”,丢掉了总理宝座的伊斯迈尔仍有运作权势的空间。如果扎希德因败选失去了巫统的领导权,那么组建新政府的方式很可能改由伊斯迈尔决定,他将又一次成为“造王者”。

如此看来,马来西亚的政治混乱距离结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现在,政党在选民与议会中得到的支持可能无法相对应(aligned),更多选民支持的政党必须依赖更少选民支持的政党才能掌握政权。”黄进发对澎湃新闻分析说。

“未来,如果马来半岛的政治势力‘三分天下’而相持不下,来自东马来西亚的政党党魁可能也会成为出任总理的折中人选。这个局面可能会不断出现,体现出多党政治的微妙。”黄进发说。

中国百科
本资讯源于网络:如有联系请联系OK资讯管理员删除(QQ1748436509)转人工服务。

本文作者: random

注意:本文法律责任由该文章作者承担,侵权请联系,输入人工服务自动转接客服▷侵权联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在线
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